• <tr id='LlBbAD'><strong id='LlBbAD'></strong><small id='LlBbAD'></small><button id='LlBbAD'></button><li id='LlBbAD'><noscript id='LlBbAD'><big id='LlBbAD'></big><dt id='LlBbA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lBbAD'><option id='LlBbAD'><table id='LlBbAD'><blockquote id='LlBbAD'><tbody id='LlBbA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lBbAD'></u><kbd id='LlBbAD'><kbd id='LlBbA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lBbAD'><strong id='LlBbA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LlBbA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LlBbA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LlBbA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lBbAD'><em id='LlBbAD'></em><td id='LlBbAD'><div id='LlBbA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lBbAD'><big id='LlBbAD'><big id='LlBbAD'></big><legend id='LlBbA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LlBbAD'><div id='LlBbAD'><ins id='LlBbA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lBbA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LlBbA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LlBbAD'><q id='LlBbAD'><noscript id='LlBbAD'></noscript><dt id='LlBbA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lBbAD'><i id='LlBbAD'></i>
                关闭→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朵朵女性网>阅读>

                邻家父女散文

                2019-11-06 04:27

                  翻开时光的画卷,天地为轴,生灵泼墨,映入眼帘的是一幕幕悲喜人生。倘若这悲喜人生发生在远方大可平常视之,发生在身边则当是另一番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刚上初中的时候,村镇的老工厂以租赁的方式处理沿街的一片土地,机缘巧合父亲和¤母亲买下了其中一小块的使用权盖起新房。新房是东临村镇南北主道的四间二层小楼,南◤北对称的两间,起初是考虑到两个儿子未来分家时不偏不倚。屋子较多些,我们只住南边两间,北边两间便长期租给买卖人↓。第ω一家租客是卖农资产品的,时间不长便走了。第二家是卖五金材料的,和四邻相处得融洽,后来又从我们家搬到北①边紧邻较宽敞的三间楼,总的算起来应该有七八年甚或更长的光景,我要说的邻家父卐女便是这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家人来自我们村东北邻的董庄,格外质朴和→友善,至为谦逊。他们刚来的时候是一家三口,后来添了小弟变为一家四口,后来又添了↑个小妹仍是一家四口。不消讲话和来往,从这家人的长相和神情所流露出的质朴和友善已经足够胜过许多人,浓郁眉毛下宁静的黑色瞳仁镶嵌〖在大眼睛里,在大多数的时间里脸上都出奇的宁静,尤其当我们『看着他家小孩不言语的逗他们,小孩们便自个儿的扭过脑瓜嫣然一笑。五金是乡村盖屋或者改善家庭条件以及平常家用不可或缺的材∑ 料,加之这家人温和又不失热情的态度,生意顺风顺水,虽然生活几多波折,这家人终还是⊙扎下根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虽说邻家融入了这片左邻右▼舍,却又好似永远游离在这个生活圈子外。据我所观察,他们的生活总是富有规律,早上几点开ㄨ门营业,晚上几点关闭休息都是固定的,尤其晚上天一朦朦黑便关门歇业,也不♀会串门子,整个一世俗之外的家庭王国。白天呢,虽也◣和邻里来往,但也多限于寒暄,总是浅尝辄止,大概这ぷ和谦逊的品格有多数的关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恕我忘了具体的年月,来了大约两三年,邻家女儿新添了小弟,她则到了上学的【年岁。邻居家四羔的姑娘和她同龄,便做了一段时间的玩√伴。两个小姑娘性情截然不同,一个活泼烂漫,一个腼腆少⌒ 语,当然她是后者。邻家女儿并不漂亮,加之穿的朴素,又是乡■村孩子,免不了少▽年时显得“邋里邋遢”。换牙年龄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最深,深红棉绒的衣裤,一张嘴便看到醒目的牙的豁口。小女〗孩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品德,很简朴,并不攀比吃穿,以一个大姐姐的姿态疼爱着弟弟。我□ 家那两间房为百货商店,邻家女儿每每领着弟弟来买零食,总△是顾全弟弟。那段时间我的岁月发生了转折,在外的时间超过了在家的时间,我去济宁上高◎中了,因此我对邻家女儿的认识也仅止于此。后来妈妈告诉我小女孩骑自行车回董庄便一直没有再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女孩的父亲个】头很高,一米八的样子,本是很健硕的。据说同许多乡村年轻人一样,也曾经外出干过建筑工的活计,不幸的是某◥次从高处摔下来,身体落下病根,以至于终身行动迟缓。后来他一次骑摩托车出现意外█,身体不便更加重,虽然去到北京医治也未果,只能应付一般生活体力,于是生活的印象里多了蹒跚的壮年人。车祸毁了他的健康,让人唏嘘。在我读大学期间≡≡,他家又迎来一个小女孩,小女孩和哥哥很像,也和姐姐←很像,邻家又变成了一家四口,生活折转了一圈之后似乎又重入正轨。乡村的治安比城里人想象的好的多,又差得多,偷盗之事常有发生,许多家经●受其害。邻家生小弟的时候,便有盗贼潜入五金店里。及至小妹出生,店里无人,盗贼复至,生活里╳总是悲喜杂糅,让人愤懑感无以复加,喜怒失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来工作,在家的时间降之又降,但每次回家都会与邻家寒暄一句。曾经有段时间我都忘了他家的生活有过波折,但实际♀上波折不止一次,且愈加沉重,不堪承受的重。元旦过后一月八★日,新年以来我第一次往家里打电话,在外的九年时间我给家里打电话是没有规律可循的,多数兴起为之。我和爸爸说着不痛不痒∮的话,爸爸问问我的工作忙不忙,我问问爸爸家里生意忙不忙。爸爸说起邻家男人,说邻家女儿的父㊣亲买了一部老年代步车(他其实很年轻),我无心无意的听着,后来爸爸说他开车出远门便一去没有回来。我听着震惊,随之←潸然欲泪,良久才释然——邻家父亲终于可以找回女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邻家女儿于那天骑自行车回董庄穿越⊙马路时被车辆撞飞,花儿待开永未开。她的父亲元旦过后在去邻近县城的一个十字路口处发@生车祸,留下家里一位外貌比实际年龄衰老,心应比外貌更沧桑的年轻母〒亲和两个幼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踱到天空下,四野静寂,岁月无声的流逝,倒映着旧时世界☆的影子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▅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©2019 朵朵女性网 粤ICP备13081998号